请提交相关信息,以获取您所需文档

  
姓名
请输入姓名

公司
请输入公司名称

手机号
请输入手机号

验证码
请输入验证码

公司动态

3月9日,指掌易携手20余家制造企业共同举办“智造未来,安全同行”闭门研讨会,会议期间,数位信息化实战专家围绕着“智能制造及安全”主题,分享了他们的观点与实战经验。

理论上,移动化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等技术为制造智能化提供了重要的、甚至是划时代的技术基础,在全球范围,“工业4.0”、中国制造2025、先进制造伙伴计划等,也指明了发展的方向并已经开启了生动的实践。在这个大背景下,面对新技术、新领域,制造业CIO该如何把控,成为关注的焦点。中国自控的朱总结合他14年的企业信息化、智能化实践,以及CIO到CEO的角色转换带来的视角转换,分享了他对“智能制造”的认知。



制造有其自身规律,推进智能制造需要以人为本

制造业有其自身的规律。制造业与互联网领域的最大差别或许在于,信息在理论上可以瞬时无限复制、送达,而实体产品的制造却不是。生产实体产品,需要大量生产设备、工装夹具,本身具有重资产的特征;生产过程有其特定的生产周期、上下游配套关系,不管是改造还是升级,其复杂度远比互联网领域要复杂,需要结合制造业自身的特点、规律,借鉴、融合互联网领域的创新思维、模式、路径,而不能简单地照搬照抄。

推进智能制造需要以人为本。智能的核心是给人类解放自我、突破自我赋能,其目标是“更美好的生活”,在这个过程中,人是最根本的参与者、受益者。因此,在推进智能制造的过程中,需要以人为本,以“人在回路”模式进行人与制造体系的互动,而不是简单地应用各种技术。

“智能制造”两大误区--唯技术论和唯一路径论

唯技术论。从系统的观点看,系统的整体功能、性能是很多子系统、子功能决定的。因此,解决问题适宜从多因素、多角度去考虑,虽然信息技术是当生产力构成要素中最活跃的因素,但并不是唯一决定的因素。比如前两年网上流传的在生产线上挑出空肥皂盒的故事,用高精尖的办法加一系列检测设备可以挑出来,在生产线旁边放个大风扇也能把空肥皂盒吹走。虽然这个故事是个调侃,但也启发我们,解决问题更多需要从目标出发,采用最合适的方法才是最好的,毕竟任何技术都是需要成本投入的,而且很多问题也不是单一技术能够解决的。

唯一路径论。制造业的重资产、高复杂性决定了其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必须重视适宜性、经济性,需要借助技术经济学的思路,从多种路径中选择最优的路径,或者进行不同的路径组合,而不是把某个备选路径当做唯一路径。特别是用户自身没理清需求,以及基础条件、配套条件尚不成熟时,需要慎重考虑。比如,在数据分析过程中,有很多工具,但这些工具你拿给小学生,他连数学公式都没弄明白,用那些工具不太现实。唯一路径论还有一个危害,好像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,要提升只有用新技术,这种思维提供了一种可能,但把很多可能都限制住了。

转型是渐变是还是突变

运营模式的不同决定了转型路径的不同。现在颠覆式的提法非常多,但不同于互联网企业的轻资产运营模式,工业企业是重资产运营,重资产涉及面广、复杂度高,整个的产品需求的来源,设计生产当中的管理等极其复杂。简单的拿瓶装饮水举例,水在地下可以抽出来,但是瓶子、瓶盖等包装物,以及瓶装水的物流运输,它远远比这个水本身的赋值和传递要复杂的多;又比如,群发E-mail很简单,但我要把这些水发给大家,不能说是靠全选,然后发出去。所以,对于制造业来说,渐变是一个基调,突变是一种插曲。并且科技变革是具有“同时性”的,“同时性”就是在研究手段、研究资料持续积累、更新的技术上,几乎在同时有很多人提出相近的观点,比如,达尔文在写《物种起源》时,华莱士也提出了几乎相同的进化论观点;牛顿讲万有引力定律,胡克也在几乎同时提出了类似观点。所以说技术的创新不是突变出来的,创新是从量变到质变。科技发展从量变到质变会发生某些征兆,它是可以预测可以准备的,作为信息技术主管,要去关注。 

如何更好的推动项目落地

CIO更多的是扮演一个参谋,一个讲故事的人。这个故事怎么讲,不是从技术角度讲,不是从自己身上讲,而是围绕着利益相关人的关注点去讲,比如说领导关注什么,其它业务部门主管关注什么,客户关注什么,员工关注什么。基于这些关注点,我们在做方案的时候,明确受益主体,明确受益方式,明确受益层次,明确衡量标准,把自己的目标当作一种副产品去赋能,在成就别人的同时成就我们自己。

明确的受益主体。明确为哪一层人解决什么问题,比如说有些企业想通过“智能制造”建立标杆效应,这个事本质上的属性是政绩维度及品牌维度,它的受益主体是高层领导;又比如说,“机器人替代人”,当前的重点是解决高危、恶劣环境、重体力劳动、简单重复劳动岗位的问题,从员工的维度来看,他可能认为企业要裁员,这个时候,你要跟他讲清楚,这件事是为他考虑,员工是会接受的。

明确的受益方式。规划受益,建议可以从以下几点考虑:更优化的价值链条;更优化的盈利模式;更柔性的应变能力;更精细的成本控制;更高的质量与效益;更友好的员工感受;节能、环保等。明确受益方式后,比如说优化的价值链条,我们作为CIO要影响相应的人去制定相应流程,然后用信息化的手段去实现,对现有的管理去赋能,对现有的设备去赋能,使设备更加适应智能水平。

明确的受益层级。我们一提到智能制造,一提到转型升级,往往是网上什么技术炒的最火,我们就做什么。但从智能制造赋能层次来讲,有设备级的,有单元级的(比如某个车间、一个业务流程上几个设备的组合完成特定功能的单元),有业务级别的(比如几个车间联动的,车间和仓储联动的),有法人级别的(比如企业级别的协作、企业和企业间协作),有产业级别的(产业上下游是互相衔接的,你不光要考虑自己升级,还要考虑产业上下游的配套问题),往往设备级及单元级更多的是考虑升级的问题,业务级、法人级、产业级考虑的才是转型的问题,我们要把层次分开,针对每一层做特定的信息化建设。

明确的衡量标准。企业信息化跟做研究不一样,做研究是把钱转换成成果,企业是面向市场的,信息化建设要把成果转换成收益。你在做项目方案的时候,要告诉你的受益主体有什么样的收益,比如说,用机器替代人这个项目,工伤率降低多少,折合成效益是什么样;比如“智能制造”使生产率提高多少。

最后,朱总引用达尔文的一句话,“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,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,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,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。”,预祝大家在智能的时代做出更快的反应。

移动办公安全的首选

免费试用